« 力克·胡哲,青年人的学习榜样 任正非:让洋对手睡不安枕的战略 »

傅盛:一路走来

  傅盛:一路走来
  
  傅盛简介
  
  傅盛生于江西,学于山东,起步于厦门,入行于北京。他来北京本为考研,迫于生计,走入职场。2002年,傅盛加入3721,开始跟着周鸿祎,一直到雅虎,再到奇虎,从一线员工做到360安全卫士总经理。
  
  2008年8月傅盛从奇虎离职,后转做投资。翌年9月,傅盛创立可牛影像,并在与前东家奇虎签下的18个月竞业禁止协议期满之后,推出可牛杀毒,重新杀回互联网安全领域。直到2010年11月10日,可牛与金山安全合并组建金山网络,傅盛出任CEO。
  
  傅盛到目前为止的职业历程,绕不开两个人:周鸿祎与雷军。前者将其带入安全软件行业,成其之名,又败其之功,将其推离行业,并恩怨情仇相衍,成为让人看不清的“罗生门”;后者为其创业投资,将其拉回安全软件行业,并将其推至金山网络CEO之位,可谓赏识有加。
  
  时也?运也?人也?站在2012的门槛上,傅盛总结其已知人生有四个重要的点,一是入对行(IT行业),二是做好产品(360安全卫士),三是创业可牛,四是做金山网络CEO。他还强调“势”——时势造英雄,“势”是环境,是先决条件,没有“势”其他都免谈,个人有多大能力都是白搭。
  
  我的成长特别草根
  
  去年(2011年)5月,我回了一趟母校,拜见恩师。恩师看着我说:“以前有句话,‘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现在想来未必正确。更多的时候,是‘舞台有多大,心才有多大’。一个人的成长依赖于环境,如果当年你选择留校,我相信今天看到的一定是完全不同的你。”对恩师的这番话,我深以为然。
    
  和那些出身名校或者海归的互联网精英们相比,我的成长特别草根。
  
  我生于1978年,在江西长大,在山东上大学。1995年考到山东工商学院(当时称为中国煤炭经济学院),完全是一场意外。那时是先填志愿再考试录取,这所大学是我随手填写的第二志愿,想不到竟真被调剂到这里。
  
  幸运的是,当时虽是三流学校,却有一流老师。一位英语老师对我说:“大学,是你成为你想成为那种人的地方。”因为这句话,大学期间,我一直努力做自己想成为的那种人。
  
  我的专业是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专业,是学校唯一与计算机沾边的学科,我对计算机的兴趣就是从专业课中培养起来的。当时的电脑并不普及,学习电脑不是容易事。为了接触系里办公室唯一的电脑,我把键盘对应的26个字母写在手指上,练习“无机”盲打,提高打字速度,并主动承担帮助老师和同学打印材料的工作。
  
  后来,我还创立了“电脑技术协会”,最后这个协会发展成为这所大学唯一的省级优秀学生社团。我通过这个协会聚集了一帮爱好电脑的同学,邀请校外人士来做技术讲座。那时候我们讲的技术都是很基础的,什么是486的CPU了,如何安装windows系统了……比较高级的交流就是C语言编程,都是我们自学的。大二的时候,我们协会给学校做了一套有3D动画、语音、字幕介绍的多媒体演示系统,国家教委在考核我们学校时看到,给了我们极大的褒奖。
  
  我在大学里基本上是非常好的学生,所有能拿到的荣誉,什么省级三好学生啊,省级学生干部啊,都拿到过。1999年毕业时,院长亲自来和我谈,希望我能留校,待遇很不错,最终我拒绝了。我那时候想的是这个破学校我待够了,我一定要出来改变世界,结果出来以后发现现实很残酷。现场招聘,简历都投不出去,因为学校的名字太差,别人都没听说过。
  
  后来我去了厦门的厦华电子,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当时,厦华打算借鉴DELL的营销模式做电子商务,我是电子商务部的负责人。但1999年互联网都兴起没多久,B2B的电子商务环境并不成熟,注定了我不能做出什么成就。(注:这是傅盛提到的一个“势”——环境)那时的还没想过做什么IT互联网,我认为我以后会是一个管理型的人才,就只想着往这方面靠。
  
  2001年,我就来到了北京。来北京的目标不是找工作,而是想考MBA,给自己镀层金,因为学校实在是太差了。到了北京之后我发现北京的物价比较高,为了养活自己,我不得不找了份工作。我在北京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北京国信贝斯软件公司负责开发企业全文检索技术。
  
  第二年,我跳槽到了3721,在这里,我遇上了周鸿祎。
  
  360时代执行力
  
  我是个泾渭分明的人,恩是恩,怨是怨,他也有他的个人魅力和值得学习的地方,否则他今天在市场上也不会取得这样的成功。但是他也一定有他自己的问题,否则我也不会离开。
  
  对周鸿祎我是挺感恩的。但是,第一,感恩这种心态是一个人单方面完成的,你不能永远活在这种状态中,那样就成了我一辈子欠你的,成了你的精神奴隶。我还是觉得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我的感恩是自己的心理状态,达到一种内心平静就足够了。
  
  第二,感恩应该是相互的。我今天能走到这一步,是因为我在那家公司工作锻炼的经历,我当然感恩。但是我也为那家公司创造了价值,如果没有我,流氓克星还是叫做流氓克星,而不是今天的360安全卫士。另外如果不是我把360安全卫士的价值做出来,周鸿祎也不会看到,就不会有后面一些产品链。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成就了我,我也成就了你。
  
  周鸿祎在做事情的执行度是非常强的,我在前面有三年的时间和他一起共事,在执行度上从他身上学了很多东西。
  
  今天的周鸿祎可能会有很多改变,但是我在的360时期,周鸿祎本质上并不是一个产品经理。周鸿祎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他会在很多点上学、借、试,但是可以回顾在360之前的3721时代,有没有一个真正是用户喜爱的产品?这是我内心最诚实的评价。
  
  恩怨纠葛不是一场可以策划的事,我与360的骂战不是策划出来的。如今,这种恩怨也差不多结束了。我待人接物还是很随和的,但是,如果你说我在一些事情上面不想赢,或者说愿意吃亏,肯定不是真的。一个人想做成点事情,没有好斗的性格是不可能做成的。我跟周鸿祎的这种恩怨,如果我真的想要去闹的话,离开360的时候是最好时机。那个时候闹对整个团队的影响力完全不是十八个月后甚至两年后所能比的。
  
  每个人都会有冲动,我不会因为这种冲动去故意的突破某种底线,这些也不是我刻意炒作,我很不想去招惹这些事情。其实,我还是比较倾向于去做一个简单的产品经理,能够把一个产品做好,产品是你最好的声音。我觉得以后就拿产品去说话,不想再在个人问题上说这些恩怨。
  
  实际上与360的这场骂战也不会造成什么主流影响,大家就当笑话看了罢,一点也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如何在产品和业务上找到突破口,在这个市场上取得胜利。我记得乔布斯传里面有一句话,你们就算再次证明我是一个混蛋,那又怎么样呢?我对这件事情的反思是,反正这事过了也就算了,以后再也没有这些方面的纠葛,已经了结了。
  
  在金山网络,我肯定有信心做出比360安全卫士更好的产品,人总是在不断的超越自己过去的一个影子。但是有时候人生就像打牌,你能打成什么样取决于你抓到的牌。抓牌有的时候凭一点点运气,你只要坚持不懈,一定会抓到好牌打出去。在360时代,我几乎是在一个很懵懂的时候抓了一手好牌,然后顺势把它打了出去。
  
  抓住一个势
  
  离开奇虎之后,我遇到了雷军。我对雷军的情感,到今天都是百分之百的感谢。我在雷军身上学到了很多。
  
  刚才我说过在周鸿祎身上学到了执行力,但没有学到视野。雷军教我什么叫视野。所谓视野就是站在一个真正的高度去看事情,做事情。雷军给我讲了一些话,让我茅塞顿开,让我也不断地学会尽量站在一个高度去看问题,这时候你的思路就会不一样。人所有的成功都来自于方法论,而雷总的方法论已经到达了一个高度。
  
  我第一次见雷总是我离开360以后大概一个多月,由别人引见。为什么我觉得他是一个好的产品经理?是因为他们做小米的时候,每次见他都在用不同的手机,每次都跟我讲这个手机那个应用,他也跟我深度地解读过一些苹果的原则。今天小米的成功或者说这种知名度,不是偶然的,是水到渠成的。这都源于他对产品的深刻的理解,然后抓住了一个“势”,找到一个市场,最后做出来,而不是撞出来的。
  
  有人觉得小米手机的名气其实就是雷军本人的名气,我觉得那是不可能的,这种看法非常肤浅。个人的影响和产品本身的影响是不能相提并论的。周鸿祎刚创办奇虎的时候也很有名气,但最终奇虎的搜索最后反而没有成功。
  
  创业是一个巨复杂的事情,隐含了非常多规律的事情,每个创业团队可能都会有自己特殊的一方面,每一次创业就像盲人摸象一样。有人骑着自行车去创业,有人卖了车才能创业成功,而有人开着豪华车也能创业成功,我们每次都在摸象腿。(创业  www.adminn.cn)雷军的创业方法论为什么是已经到达一个高度,因为他看准了创业的一些规律,这个规律就是最大的市场、最肥的市场,不在大市场,你没有市场的势;另外大市场里面竞争格局要有机会,是蓝海。
  
  雷军教我的很多方法论是真正做企业所需要的,而我在360阶段更像一个纯粹的产品经理。
  
  金山网络是我的再创业
  
  如今,可牛合并到金山安全已经过了一年了。作为合并后公司的CEO,我觉得我不是被收编而是再创业。
  
  有句话叫做“一山还比一山高”,随着一些事情的进程,你会发现你遇到的变化也在不断变化。
  
  我在360的时候,从只有4个人的团队开始,把毫无名气的360安全卫士在两年的时间里做到一亿多的用户,那时候内心就觉得自己做的已经很极致了,不会再想到这款产品能做到今天这么大。几乎所有人,包括周鸿祎、马化腾都没有想到360会做到今天这个模样。
  
  而后我出来创业做可牛。找方向、谈融资、招人,每个过程都挺困难。后来可牛和金山安全合并,我又看到和前面两次完全不同的世界。
  
  这里面有两点。第一,整个互联网安全局势产生非常巨大的变化,竞争对手在超高速发展,甚至上市,外部竞争变得异常激烈。在这种竞争下,传统安全厂商的个人市场消退很快。
  
  第二,金山网络一成立就是400多人,我还没有过这么多人的管理经验。而且这400多人不是一个从小带到大的队伍,它是两种企业文化的相遇。
  
  所以可牛与金山安全合并的难度,客观来讲超出了我的预期。但是我属于那种无知者无畏、初生之犊不畏虎的人,秉着这种态度我迎难而上。新的金山网络实际上是一家创业公司,我们还是在创业的道路上在前进,需要的是创业者,幸好我没把金山网络CEO这个角色当成一个职业经理人。
  
  所以2011年让我总结的话,我觉得我的心路历程用“一山还比一山高”或者“一山更比一山难”来形容最好。所幸的是,解决这些问题的情况如果用分数来表示的话,我觉得我可以及格。
  
  创业做事势在人先
  
  我是唯物主义者,但是我相信“势”。所谓时势造英雄,势在人先。这个“势”就是时机和环境,是先决条件。没有“势”,个人有多大能力都是扯淡。
  
  所以,在创业的过程中,把握行业变革趋势很重要。实际上所有事情的成功都是行业变革带来的。乔布斯再牛,他回到苹果公司以后做的第一款PC还不错,但第二款也是只达到了预期的一半,未能挽回股价下跌的趋势。后来乔布斯凭借iPod翻身,凭借的则是音乐市场的行业变革,以后的iPhone和iPad都是一样。到今天,虽然他的东西都设计很完美、很漂亮,但他的PC不是最主流的。
  
  有些势可以累积起来。比如做产品,最难的是从0到1,一旦你冲破了一个阶段之后,就完全不一样了。这种势累积起来后,就会势不可挡。就是说不管什么东西,你不用改,每天就生产,这一年都会再到一个高峰,因为它已经形成一个雪球效应,现在没有人推它,它也在往前滚,还在不断的大。你只要在合适的时候续力就可以。
  
  网络安全的“势”是存在的,因为安全是人和人之间的斗争,制造安全问题的人不是吃干饭的,总会在那里憋出一点东西,这部分人是永远存在的,而且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所以说安全问题会一直存在,从PC互联网到一直到移动互联网。就拿最近的密码泄露事件来说,我觉得这个事件就可能造成安全行业的“势”,可能也会改变国内的部分安全生态链。
  
  在传统安全行业我们还是有机会的。我曾和腾讯的创始人聊天,我们一致的看法是,不以在一个领域以消灭对手为目标,而是应该创造一个更好的竞争环境和秩序。我们在这个环境里面能发出自己的声音,并且能够去影响这个行业,就够了。如果这个目标能够达成,某种意义上金山毒霸就成功了,你不能追求所有的产品都要必须是百分之八九十的覆盖率。一个行业,只要我在就寸草不生,这未必是件好事情。

更多
励志名言 名人名言 励志电影 励志歌曲 经典语录 经典语句 励志文章 励志故事 人生感悟 伤感日志 创业 织梦模板 织梦模板
www.2000home.com pc蛋蛋©2009-2019 pc蛋蛋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 | | 百度地图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