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0后的奋斗经历:从月薪300到年薪 江南春:电梯里的亿万富翁 »

“创业英雄”季琦的财富密码

  “创业英雄”季琦的财富密码
  
  “没有挑战。一点挑战性都没有。”
  
  扫了一眼茶几上的采访提纲,季琦迅速地点燃一支咖啡色的雪茄,摸着圆乎乎的半寸小平头,狡黠地一笑。
  
  这是一条爽直、有趣的汉子,擅长插科打诨,喜欢时不时来几句行走江湖的切口,处处透露出生意人的精明与世故。飞往另一个城市之前,他和记者握握手,不无遗憾。“没有挑战,真是一点挑战都没有。”
  
  真是一点挑战都没有。3月26日一早,他敲响了纳斯达克的开市钟,把自己一手创办的汉庭连锁酒店集团送上美国股市。
  
  其实这也不算什么。继与沈南鹏等4人联合创办携程、如家之后,季琦10年间作为创始人第三次把企业推上美国股市。“一个里程碑式的创业英雄。”IDG的熊晓鸽对季琦的评价不吝美词。
  
  闪光灯下,季琦摆着《时代》周刊“乔布斯王者归来”封面的Pose,很配合,很耐心。抬高头颅,意气风发,这一刻,与心目中的偶像无比接近。
  
  “一到刮风下雨的日子就兴奋”
  
  季琦彻底失眠了。他在床上辗转反侧,心上压着一块重重的石头。
  
  这是2008年一个黑沉沉的夜。一场即将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全面地蔓延开来,华尔街大批著名的投行、银行岌岌可危。汉庭原本计划中的第二轮融资遭遇了麻烦。
  
  一家世界大投行愿意向他提供一笔高达1.2亿美元的资金,但那是要求极为苛刻的债务融资。季琦不知道这个冬天会是多久。“如果这个冬天延续两年以上,我们还不出钱来,就得做低价稀释股权,把公司白白送给别人。”
  
  倘若接受了这笔钱,还可以风光地堵住别人的嘴——此时,坊间关于汉庭资金链濒临断裂的流言四起。而曾经的老部下郑南雁刚刚对外高调宣布:7天连锁酒店拿到9500万美元债务融资。
  
  放慢开店速度,这也是他不愿意的。卸任如家CEO之时,季琦和如家签署了一份同业竞争禁止协议,两年内不会涉足与如家相同的市场。2007年才杀回经济型酒店的汉庭要后来居上,必须保持一个超常的发展速度——在人心惶惶的情况下,他相信,正是低成本扩张最好的时候。
  
  又是一宿无眠。天亮后,眼圈黑黑的季琦做出了一个决定——不接受任何债务融资。
  
  在任何场合表现得无比镇定的季琦悄然动用一切的人脉资源,重新启动第二轮融资。“真是很痛苦、很周折。一家一家地找,一家一家地谈,一家一家地讨价还价。”2008年7月,相识十多年的熊晓鸽和鼎晖创投最终送来了雪中之炭——8500万美元股权投资。
  
  两年后,首次坦露当日凶险之下的内心恐惧,季琦依然心有余悸。“今天看来,这个是非常聪明的决定。危机给了我们机会。在大家都难的时候,你比别人更坚定一些,看得更远一些,那就能用很小的力得到很大的回报。”
  
  如今他可以底气十足地对外宣称:“汉庭目前是所有经济型酒店中,现金流最丰富的酒店。”
  
  前景不甚明朗的两年时间里,季琦顶着资金压力,使汉庭完成了从创业公司到专业化管理公司的转型:搜罗了包括汉庭现任CEO张拓、COO张敏在内的一批管理人才,对企业进行系统性的流程改造。在艰难的大环境下,汉庭快步奔跑,进入了中国经济连锁酒店品牌的第一梯队。
  
  屈指算来,10年3次创业,季琦每次都会和天灾人祸狭路相逢:创办携程时,遭遇互联网泡沫破灭,挺到了业务模式转型;如家时期碰到“非典”,一片风声鹤唳,他一意坚持,如家拿下租金最高的上海徐家汇的地盘。
  
  这个自称“一到刮风下雨就会兴奋,几天风平浪静就会觉得没劲”的江苏南通人,从来就不是一个赌徒。十多年前从上海交大毕业,为了区区一个户口挂靠问题,季琦放弃了一份原本很有前途的工作,甘愿挤在一个国营小单位里混日子。
  
  “第一次创业做携程,那是为了财富梦,穷小子想发大财;第二次做如家,接近了自我实现,进入一个新行业;现在做汉庭就是为了理想,为了有一份自己喜欢的事业了。”
  
  “有了钱后做什么?到一个遥远的地方去吃一碗面,然后打车回来。”这是农村穷孩子季琦大学时和同学对“发达后”的想象。有钱后,他一时怀念起**时代最爱的,还真开车满上海转,在浦东一个犄角旮旯找到了发酵面皮、酥底的“大壶春”生煎馒头。
  
  在他一篇题为《生命的两个假设》博客文章里,季琦掐头去尾地记录下那次抉择的心曲。在文中,他提出两个假设——假如你的生命只剩下3天或者3个月,假如还要活上150年,你会分别怎样决定自己的人生。“3天或3个月的假设告诉我们:一生中,哪些事情是应该去做的;150年的假设告诉我们:一生中,哪些事情是不应该去做的。”
  
  “这会是我的惊叹号”
  
  从2005年开始,中国经济型酒店业燃起一股狂热的投资热潮。在如家登陆美国股市的刺激下,7天连锁、莫泰168、格林豪泰、速8都以一年新开几百家门店的速度疯狂地跑马圈地,一时间群雄并起。诸侯中有不少就是季琦当年的兄弟们。
  
  “我当时想,如果我重新回来做,一定能做得更好,还能成为最好的一个。”合约束缚失效后,他果断杀回经济型酒店市场,把2005年创办时定位中端市场的汉庭产品线往下扩容:以200左右/晚、定位商旅客户的汉庭快捷为主打,同时开发针对低端市场、100到150元/晚的汉庭客栈。
  
  经过5年的模仿和学习,中国经济型酒店的商业模式已基本成型。一手奶大的孩子——如家门店网络无所不在,号称“成本杀手”的7天连锁以低价策略短时间里快速占领市场。从2005到刚刚结束的路演,季琦需要对自己、团队、投资者反复说明一个问题:相比如家、7天连锁、锦江之星,汉庭的核心竞争力究竟是什么?
  
  在季琦设定的模型里,汉庭的核心客户是每天有200到300元出差报销额度的商旅人士,他们常常带着笔记本电脑,喜欢居住在市中心和交通方便地点,最在意的是“洗好澡,睡好觉,上好网”。“在这3点,我们是同行里做得最好,接近三四星酒店的标准,又在成本控制之内”。
  
  “汉庭的特色就是一个‘好’——在各个细节我们总是比同行好上那么一点。”崇拜乔布斯的季琦喜欢拿苹果的产品来类比:服务更好一点,设计更漂亮一点,价格比同类稍微高一些。
  
  他从用户体验角度出发对细节的关注达到一个极至:床头多设置一个宽带接入口,客人冬天可以窝在被子里使用笔记本电脑;考虑到商务人士的颈椎问题,从一家五星酒店的枕头得到启发,最后设计出“一面荞麦、一面海绵”的双面枕;(励志名言  www.adminn.cn)最得意的是申请了专利的汉庭卫生间——淋浴房和座厕合用一扇门、取消卫生间的隔断,看上去别致而通透,并平衡花费在透明洗浴间上的成本……
  
  在这个最缺乏用户忠诚度的经济型酒店市场,汉庭竭力培养起自己的忠诚客户:推出了可能是行业内最优惠的会员奖励体系;率先在全国推出“无停留离店”服务;特殊设计的会员卡可以刷成一卡通,囊括门卡、购物、梯禁等等在内的副功能。
  
  几年里,他和高管们跑遍美国东西海岸、欧洲和日本考察各种形态的连锁酒店。每年有100多个夜晚,季琦在某个城市的一张陌生的床上度过。有时为了节约费用,几人挤一个房间。前台服务员总以一种怪异的眼神打量着这几个中国男人——“后来才意识到,我们被当作同性恋了。”
  
  也有不少失败尝试。汉庭早期在客房墙上挂法国画家莫奈的画,随着门店的扩张和居高不下的成本,最后只得由手工画改成了照片,同样因为成本夭折的还有他一度非常喜欢、在吴江路门店试点的壁炉。
  
  竞争激烈的行业充斥着同样好学不倦的聪明人。两面的荞麦枕头很快被7天模仿,而汉庭卫生间的设计其实也是在香港holidayinn的基础上改进。“是很容易被跟进。关键是我们在不断地改进。我们是全民、全系统性在改进。”
  
  汉庭内部设立金点子奖,员工都提出点子,由专门的委员会筛选、固定、形成标准,在局部的几个店试点,再全面推广。如果一个扫地的阿姨想出个点子让公司节省了500万,她就能拿到5万的奖金。汉庭门卡的“梯禁”设计就是来自“金点子”。
  
  季琦觉得自己站在一个金矿之上。在这个正在崛起的巨大消费市场,“紧紧抓住消费者的致命需求,用合适的成本去满足他们,赚取规模利润”,再加上一点运气,就是他连续创业成功的唯一秘诀。
  
  **时代,季琦就是个不安分的人,他喜欢自比美国的创业狂人吉姆。克拉克。这一次,他却想把汉庭作为一个长期的事业。他牢牢掌握汉庭的控股权,IPO之后,他依然拥有董事会50%以上的投票权。
  
  “很多人会问我这个问题,季琦你什么时候去创办第四个企业?我说No.如果我花10年的时间把汉庭做成世界最好的酒店集团,那我还可能去干其他的事。现在看来,这个过程恐怕10年不够。”
  
  “对我来说,到汉庭,我要画上个感叹号,把它作为我这一生事业和人生的高峰和顶点,把我的创造力通过这个感叹号刹住。”“我想,如果上帝多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再活上50年,我肯定会创出很多公司来。我相信我一定可以的。”
  
  4个男人和财富密码
  
  这是一个南通人和3个上海人起头的财富故事。
  
  10年后,这4个男人已是功成名就的亿万富翁:身为红杉资本中国区合伙人的沈南鹏俨然是中国的“投资教父”,一次又一次把中国企业送上国际资本市场;季琦创办了汉庭连锁,实现了自己的第三次创业;老将范敏继续执掌携程;最潇洒的是“神童”梁建章,回到美国读书、休息。
  
  “别传”系列的主角则是在酒店旅游相关行业打出一片江山的“携程系”:曾经的携程副总裁郑南雁与投资人何伯权合伙创办7天连锁,2009年在纽交所成功上市;另一副总裁吴海担任过艺龙的副总裁,如今创办了特色经济型连锁——桔子酒店,也在上市冲刺阶段。此外,还有更多携程早期的员工默默地创业。
  
  1999年,“做点小生意”的季琦和朋友梁建章一起喝酒,两人商量着也弄个旅游网站做做。随后,梁建章找到代表德意志银行四处“投钱”的沈南鹏,季琦则软磨硬泡拉来了国企饭店老总的范敏。
  
  没有带头大哥,更不是水泊梁山的忠义堂。这4个交大校友一开始就以契约精神,明确各自的股份,根据各自经历大体定下了人事架构。
  
  这几乎是一个“绝配”组合:做民企出身的季琦有**、锐意开拓;来自华尔街的沈南鹏擅长融资;搞IT咨询的梁建章偏理性,善于把握系统,眼光长远;国企出身的范敏则善于经营,方方面面的关系都平衡得好。在这个躁动和充满机遇的历史时代,他们都在快速而惊人地蜕变。
  
  创业之初,季琦承担着最多重任——直到第二轮450万美元融资到位前,另外3位都还没真正“下海”。他的确是早期创业主角的最佳人选。这个大三开始就骑着三轮车帮人组装电脑成为“万元户”的外省青年,已在商海摸爬滚打多年,熟知这个不成熟市场的游戏规则和生存之道。
  
  半年后,当携程找到“订酒店、订机票”的赢利模式,4人职务发生了首次微妙的调整:季琦由CEO转任联席CEO,及至总裁,就由擅长内部精细管理的梁建章担任惟一CEO.
  
  在订酒店时,梁建章发现200-300元之间的酒店客房特别热销,在公务出差人员里很有市场。在他的提议下,携程和首旅2002年共同投资经济型酒店如家快捷。4人中公认的创业高手季琦再次被派出去打江山。两年多里,季琦住在北京的一个地下室,含辛茹苦地在京、沪两地开了38家旅馆。正在此时,如家董事会“请走”了季琦,原百安居副总裁孙坚成为他们心目中理想的CEO.
  
  沈南鹏曾公开谈到,请走季琦是“如家做得最对的一件事”。“他可以创办如家,但当如家发展到一个高峰,需要从20家、30家扩张到200家的时候,我们就需要有一个懂得连锁经营的职业经理人来统领企业。”在另一个场合,季琦提及沈,称其为“沈先生”。
  
  这一度曾给外界对4人关系留下想象空间。然而,传闻也仅仅是传闻。
  
  朱瑛石在《第一团队:如家和携程》中这样说:从创办携程到如家,梁、沈、季、范的4人团队是中国新式企业里构成最复杂、职位变动和交接最多的一个,但却是过渡最平滑、传闻最少的一个。在短短几年里,4人两次成功地将企业推向纳斯达克,并一直保持着优异业绩。“他们为中国企业树立了一个高效团队的榜样,最终获得了共赢结局。”
  
  “我们之间肯定有过矛盾,但都是技术性的冲突,毕竟我们的价值观、个性和长处都不同。当年携程、如家的成功,除了幸运,就是因为我们4人的不同。”有了自己一摊事业的季琦,也会很动情地怀念当初4人手拉着手一起迈过坎的日子。
  
  生意归生意。离开如家、试水商业地产的季琦很快找到一条后续的生财之路——以他多年选门店位置的眼光买楼,然后当如家的加盟商。一谈到这,季琦压低了高昂的嗓门,神色中略有几分难为情。
  
  四十不惑。10年的历练,让季琦真诚地相信自己“成为了一个更好的人”。在部下眼里,这个“脾气急躁、对细节苛求”的老板比过去变得更有耐心、更有包容力。
  
  谈到当年的兄弟们对他“缺乏驾御一个大企业的能力”的评价,“那是南鹏、南雁他们对我的奉承,而不是批评。”季琦嘿嘿一笑,灵巧地扭转了局面。抓着打火机的右手下意识地反复点着雪茄。一旁的属下反击,“好像他自己(沈南鹏)也没有管理过公司?”他大度地说,“我不做那个评价。至少他投资确实做得好。”
  
  “事实证明,我创业非常行,携程这几个人没有比我更行,是吧?为了证明一个人的评价是错误的,搭上一生用来证明,也没有必要吧?”“再说,我还没有长期地十年八年地去管理过一个企业,所以,我不一定管理不好。我也没有做过投资,说不定我做投资也不错呢?”
  
  “我的优点也是我的最大缺点,我的最大缺点也是我的优点。所以,最大化的充分利用自己的特点,这一生已经很足够,很精彩了。”

更多
励志名言 名人名言 励志电影 励志歌曲 经典语录 经典语句 励志文章 励志故事 人生感悟 伤感日志 创业 织梦模板 织梦模板
www.2000home.com pc蛋蛋©2009-2019 pc蛋蛋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 | | 百度地图 | 联系方式 | 广告服务